稀碎

RGB是31 51 102

2152

一直固执 偶尔尝尝新事物 千般万般 然后爱上

握着你的手握着握着就醉了

宇宙中最可怕的 是时间吧

我在文艺的城市里 做作

愿你总能看到阳光 愿你总能听到冲破黑暗的歌声

小豆之家:

Simone White 出生在夏威夷。她说到了4岁的那一年她才拥有自己的一双鞋。他们全家都好像和音乐有关系。她奶奶是一位剧台歌手和舞者。阿姨在50年代写流行歌。妈妈以前则是一位跳芭蕾的民谣歌手,现在是演员。爸爸也一直是演戏的。

 

她的童年就好像是迁徙的小鸟,大约8个月时间就搬一次家。这种状态渗透到了她的骨子里面。从前的一天,她就成了一名流浪者,在路途中她拍拍写写。在西雅图捡起了一把她一直用到现在64年产的红木吉他。她便随性的歌唱感叹生活或者画一些图。在伦敦的时候她制作了一些小电影和为一些band队记录写真。到了纽约,她开始学怎么用自己真实的声音来唱出自己真实的感受。这就是她。

小豆之家敬上!

一首诗,一段回忆,一个时代。

沉香会:




断章 


卞之琳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再别康桥


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春暖花开,面朝大海


海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错误


郑愁予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雨巷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寒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回答


北岛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 不 相 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一棵开花的树


席慕蓉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我爱这土地


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致橡树


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吹过,


我们都相互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只是后来 我们都为自己活